风电巨头维斯塔斯败退启示录

    在全球市场长袖善舞,但在中国市场水土不服,甚至节节败退,维斯塔斯并非孤案。

              1838年,丹麦童话大师安徒生讲述了一个关于风的故事:一个小王子偶入风之洞,遇到风婆婆和她的四个儿子:东风、西风、南风、北风。他们向小王子分享周游世界的见闻。

  东风穿着一身中国服装。他刚从中国回来。在那里,他围绕美丽的瓷塔跳舞,摇曳风铃。不远处,一群中国官员惨遭笞刑,却仍高呼着“谢主隆恩”。

  在中国,1838年是清道光十八年,鸦片战争前两年。

  这或许是丹麦人关于中国有据可查的最初记忆。在这份记忆中,更多是荒诞与不解。

  丹麦与中国再度因风结缘已是近一个半世纪以后。

  1986年,3台来自丹麦风电巨头维斯塔斯公司的V15-55/11kW型风电机组落户马兰风电场,揭开了中国风电发展的大幕。马兰风电场位于山东荣成,是中国第一座风电场。

  此后近二十年,是维斯塔斯等国际风电巨头的黄金时期,它们垄断着中国风电市场,中国本土企业的市场份额几乎为零。

  2005年,当Ditlev Engel接过维斯塔斯权杖时,这家风电巨头上年度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还保持在38%。

  或许受到当年生效的《京都议定书》鼓舞,这位空降而来的新任总经理放出豪言,要让风能与石油、天然气一样成为主流能源,维斯塔斯的全球市场份额至少要达到35%。

  这一目标的实现有赖于保持并继续加大对中国风电市场的统控地位,但他的野心很快被中国政府的一项新政浇灭。

  Engel上任仅两个月后,中国国家发改委出台政策,要求风电设备国产化率达到70%以上,否则风电场不允许建设。当年,维斯塔斯的中国市场份额骤降至15%。

  这仅仅只是开始。在Engel主政的八年里,中国飞速成长为世界最大的风电市场,但维斯塔斯却在中国市场节节败退。

  2013年,待到这位悲剧人物被迫离开维斯塔斯时,该公司首次跌出中国市场前十。

  重回中国市场前十要等到五年后。彭博新能源财经于1月2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维斯塔斯以3%的市场份额,重新跻身中国前十大整机制造商行列。

  此时,掌舵维斯塔斯的已是Engel的继任者Anders Runevad。

  Engel对中国想必充满怨恨。维斯塔斯是中国风电的启蒙之师,但当中国风电行业的风口真正来临时,率先被挤落的居然就是这位老师。

  此后,市场规则被中国本土企业重新定义。Engel虽手握技术与质量两张王牌,却无奈在价格战中溃不成军。

  在他眼中不符合商业逻辑的打法,与安徒生笔下高呼“谢主隆恩”的受刑官员如出一辙。这个陌生国度的商业运行规则也让他困惑。

  但现实是,这群在新政中崛起的中国公司,正疯狂蚕食着维斯塔斯的市场份额。2013年全球排名前十五的风电整机商中,中国公司已占据大半壁江山。

  在中国公司的夹击中,维斯塔斯亏损形势持续恶化。黯然退场已成为Engel的必然结局。

  Engel或许还记得当年的雄心。当喊出“让风电成为主流能源”的口号时,他仿佛看到超越传奇前任Johannes Poulsen的希望。《京都议定书》让他拥有这样的“天时”。

  但他未能如Poulsen般在“地利”丧失时实现突围。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风电新政曾让维斯塔斯面临灭顶之灾。Poulsen带领维斯塔斯走出破产阴霾,实现全球化转型。

  中国是Poulsen在亚太地区布局的重要一子。他“起了个大早”,而他的继任者却在中国新势力夹击中“赶了个晚集”。

[1] [2] [3] [4] [下一页]

关键词: 风电

主办单位: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  网站运营:北京中电创智科技新疆喜乐彩    国网信通亿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销售热线:400-007-1585
项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传真:010-58689040 投稿邮箱:yaoguisheng@renalara.com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140522号 京ICP备14013100号 京公安备11010602010147号

风电巨头维斯塔斯败退启示录

作者:粟灵  发布时间:2019-01-25   来源:角马能源

    在全球市场长袖善舞,但在中国市场水土不服,甚至节节败退,维斯塔斯并非孤案。

              1838年,丹麦童话大师安徒生讲述了一个关于风的故事:一个小王子偶入风之洞,遇到风婆婆和她的四个儿子:东风、西风、南风、北风。他们向小王子分享周游世界的见闻。

  东风穿着一身中国服装。他刚从中国回来。在那里,他围绕美丽的瓷塔跳舞,摇曳风铃。不远处,一群中国官员惨遭笞刑,却仍高呼着“谢主隆恩”。

  在中国,1838年是清道光十八年,鸦片战争前两年。

  这或许是丹麦人关于中国有据可查的最初记忆。在这份记忆中,更多是荒诞与不解。

  丹麦与中国再度因风结缘已是近一个半世纪以后。

  1986年,3台来自丹麦风电巨头维斯塔斯公司的V15-55/11kW型风电机组落户马兰风电场,揭开了中国风电发展的大幕。马兰风电场位于山东荣成,是中国第一座风电场。

  此后近二十年,是维斯塔斯等国际风电巨头的黄金时期,它们垄断着中国风电市场,中国本土企业的市场份额几乎为零。

  2005年,当Ditlev Engel接过维斯塔斯权杖时,这家风电巨头上年度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还保持在38%。

  或许受到当年生效的《京都议定书》鼓舞,这位空降而来的新任总经理放出豪言,要让风能与石油、天然气一样成为主流能源,维斯塔斯的全球市场份额至少要达到35%。

  这一目标的实现有赖于保持并继续加大对中国风电市场的统控地位,但他的野心很快被中国政府的一项新政浇灭。

  Engel上任仅两个月后,中国国家发改委出台政策,要求风电设备国产化率达到70%以上,否则风电场不允许建设。当年,维斯塔斯的中国市场份额骤降至15%。

  这仅仅只是开始。在Engel主政的八年里,中国飞速成长为世界最大的风电市场,但维斯塔斯却在中国市场节节败退。

  2013年,待到这位悲剧人物被迫离开维斯塔斯时,该公司首次跌出中国市场前十。

  重回中国市场前十要等到五年后。彭博新能源财经于1月2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维斯塔斯以3%的市场份额,重新跻身中国前十大整机制造商行列。

  此时,掌舵维斯塔斯的已是Engel的继任者Anders Runevad。

  Engel对中国想必充满怨恨。维斯塔斯是中国风电的启蒙之师,但当中国风电行业的风口真正来临时,率先被挤落的居然就是这位老师。

  此后,市场规则被中国本土企业重新定义。Engel虽手握技术与质量两张王牌,却无奈在价格战中溃不成军。

  在他眼中不符合商业逻辑的打法,与安徒生笔下高呼“谢主隆恩”的受刑官员如出一辙。这个陌生国度的商业运行规则也让他困惑。

  但现实是,这群在新政中崛起的中国公司,正疯狂蚕食着维斯塔斯的市场份额。2013年全球排名前十五的风电整机商中,中国公司已占据大半壁江山。

  在中国公司的夹击中,维斯塔斯亏损形势持续恶化。黯然退场已成为Engel的必然结局。

  Engel或许还记得当年的雄心。当喊出“让风电成为主流能源”的口号时,他仿佛看到超越传奇前任Johannes Poulsen的希望。《京都议定书》让他拥有这样的“天时”。

  但他未能如Poulsen般在“地利”丧失时实现突围。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风电新政曾让维斯塔斯面临灭顶之灾。Poulsen带领维斯塔斯走出破产阴霾,实现全球化转型。

  中国是Poulsen在亚太地区布局的重要一子。他“起了个大早”,而他的继任者却在中国新势力夹击中“赶了个晚集”。

      关键词:,


幸运飞艇官网 9号彩票 四川快乐12 新疆11选5 贵州快3官网 幸运飞艇 广西快乐十分 9号彩票 青海快3 幸运飞艇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