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高的小伙登上了塔顶

他叫韩仲瑞。在师父眼里,他是一个勤劳好学的好徒弟;在同事眼里,他是一个技术精湛的登塔、走线“大拿”。

但就是这样一个“大拿”,曾经却充满了困惑。

对了,他还恐高……

初到工地他傻了眼 师父的关怀让他战胜恐高

1998年,顺利通过培训考试后,带着新鲜感和无限憧憬,韩仲瑞加入了送变电队伍。

可当他赶到施工队驻地时,顿时傻了眼。

放眼看去,一间破旧的民房内塞了四张床铺,与破旧的柜子、摇摇晃晃的桌子、关不严的窗户一起构成了简陋的住所。

远离繁华城市,工地上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让他非常不适应。工作一段时间后,韩仲瑞愈发感觉心理落差巨大。

师父聂东明虽然不善表达,但已经从韩仲瑞的表情中发现了异样。

聂东明决定要改变眼前这个小伙子。他不仅在工作上毫无保留地教韩仲瑞各类技术,在生活上也适时为他解惑。

在训练中,韩仲瑞在登塔时因为恐高,总是登到塔中间就不敢再向上一步,双腿也不由自主地打颤。

聂东明明白,要想让韩仲瑞克服恐惧,不能一味地催促、训斥,要耐心地鼓励、安慰他。

就这样,师父每天为韩仲瑞设定一个阶段目标,循序渐进地帮他克服心理障碍。

在师父的帮助和指导下,韩仲瑞终于战胜了恐惧,和同事们共同圆满完成了第一基铁塔的组立。

看着眼前银光闪闪的“巨人”,韩仲瑞心中充满成就感和自豪感,也重新认识了电网建设者的身份。

被淘汰他知耻后勇 快速成长为技术“大拿”

2000年,±500千伏龙政线长江跨越塔开始组塔施工。这是全国首基钢管大跨越塔。

大跨越工程意义重大、任务艰巨,单位决定通过层层考核来选拔建设人员。

韩仲瑞第一时间报了名。

经过各级专业培训、理论及实操考试,韩仲瑞信心满满地打开了最终名单。可当他翻来覆去查看时才错愕地发现:自己被淘汰了。

韩仲瑞沮丧地回到队里后,暗自下定决心:下一次,无论如何都要入选!

从那以后,他变得更加干劲十足,凡事不仅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每当有不清楚的地方,他总会拿着施工图纸和施工措施仔细研读。

有时他专注到忘了时间,一抬头已经是深夜。遇到问题,他总得犹豫一会儿,然后硬着头皮打通老师傅们的电话。

2001年,大跨越工程开始架线施工。

工夫不负有心人。在第二次选拔中,韩仲瑞从候选人中脱颖而出,高分通过选拔。

大跨越工程施工顺利,韩仲瑞也在这期间成长了很多,并开启了他职业生涯的“开挂”模式。

技术精湛、经验丰富的韩仲瑞成了大跨越工程的专家,承担起一项又一项的重要任务。

细细数来,他参建的长江大跨越工程已经多达7个……

山顶搭帐篷 索道运食物 他坚持两个月没有下山

2011年开工建设的±800千伏锦苏线川云4标段,被称为安徽送变电承接的最难的一个工程。

该标段全线位于四川大凉山之中,山高谷深、层峦叠嶂,横断山脉纵横千里,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汹涌奔流,处处都是天险。

艰巨的任务又一次落到韩仲瑞的肩上,他带领着施工班组走进了大凉山。

由他们负责施工的63~70号塔位全部位于海拔2700米以上的无人区。

这里一个月之中有28天是大雾天气,常年冰雪不化,年平均气温在零下8摄氏度左右。

山间天气阴晴不定,有时大雾弥漫、大雨滂沱,转瞬之间又是烈日当头、焦金烁石,可谓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

考验他们的不仅是天气,还有艰险的道路。每次上下山都需要耗费一天时间。

为了抓紧施工,韩仲瑞不顾环境的恶劣,毅然和同事们在山顶搭了7个棉帐篷。

他们靠着索道运输食物、水和日用品,硬生生坚持了两个月没有下山。

由于水汽过重,大家的衣服、被子和帐篷都潮得可以拧出水来。再加上气温过低,穿在身上、睡在身下都是刺骨的寒冷。

受大雾影响,施工现场能见度极差,导线展放后的弧垂观测十分困难,许多时候只能依赖直觉判断弧垂的准确度。

韩仲瑞动起了脑筋。

连续多日,他在现场反复试验各种观测方法的可行性,积极同项目部技术人员商讨新工艺、新方法,改进了拉力传感器观测弧垂的方法。

最终,韩仲瑞和同事们历经千难万阻,提前40天实现了全线贯通。

一路走来,尽管有太多坎坷和荆棘,但为了远处的万家灯火,韩仲瑞和无数送变电人一样,栉风沐雨、无怨无悔。

关键词: 供电

主办单位: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  网站运营:北京中电创智科技新疆喜乐彩    国网信通亿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销售热线:400-007-1585
项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传真:010-58689040 投稿邮箱:yaoguisheng@chinapower.com.cn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140522号 京ICP备14013100号 京公安备11010602010147号

恐高的小伙登上了塔顶

作者:张远溪 郑贤列  发布时间:2019-01-31   来源:电力网

他叫韩仲瑞。在师父眼里,他是一个勤劳好学的好徒弟;在同事眼里,他是一个技术精湛的登塔、走线“大拿”。

但就是这样一个“大拿”,曾经却充满了困惑。

对了,他还恐高……

初到工地他傻了眼 师父的关怀让他战胜恐高

1998年,顺利通过培训考试后,带着新鲜感和无限憧憬,韩仲瑞加入了送变电队伍。

可当他赶到施工队驻地时,顿时傻了眼。

放眼看去,一间破旧的民房内塞了四张床铺,与破旧的柜子、摇摇晃晃的桌子、关不严的窗户一起构成了简陋的住所。

远离繁华城市,工地上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让他非常不适应。工作一段时间后,韩仲瑞愈发感觉心理落差巨大。

师父聂东明虽然不善表达,但已经从韩仲瑞的表情中发现了异样。

聂东明决定要改变眼前这个小伙子。他不仅在工作上毫无保留地教韩仲瑞各类技术,在生活上也适时为他解惑。

在训练中,韩仲瑞在登塔时因为恐高,总是登到塔中间就不敢再向上一步,双腿也不由自主地打颤。

聂东明明白,要想让韩仲瑞克服恐惧,不能一味地催促、训斥,要耐心地鼓励、安慰他。

就这样,师父每天为韩仲瑞设定一个阶段目标,循序渐进地帮他克服心理障碍。

在师父的帮助和指导下,韩仲瑞终于战胜了恐惧,和同事们共同圆满完成了第一基铁塔的组立。

看着眼前银光闪闪的“巨人”,韩仲瑞心中充满成就感和自豪感,也重新认识了电网建设者的身份。

被淘汰他知耻后勇 快速成长为技术“大拿”

2000年,±500千伏龙政线长江跨越塔开始组塔施工。这是全国首基钢管大跨越塔。

大跨越工程意义重大、任务艰巨,单位决定通过层层考核来选拔建设人员。

韩仲瑞第一时间报了名。

经过各级专业培训、理论及实操考试,韩仲瑞信心满满地打开了最终名单。可当他翻来覆去查看时才错愕地发现:自己被淘汰了。

韩仲瑞沮丧地回到队里后,暗自下定决心:下一次,无论如何都要入选!

从那以后,他变得更加干劲十足,凡事不仅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每当有不清楚的地方,他总会拿着施工图纸和施工措施仔细研读。

有时他专注到忘了时间,一抬头已经是深夜。遇到问题,他总得犹豫一会儿,然后硬着头皮打通老师傅们的电话。

2001年,大跨越工程开始架线施工。

工夫不负有心人。在第二次选拔中,韩仲瑞从候选人中脱颖而出,高分通过选拔。

大跨越工程施工顺利,韩仲瑞也在这期间成长了很多,并开启了他职业生涯的“开挂”模式。

技术精湛、经验丰富的韩仲瑞成了大跨越工程的专家,承担起一项又一项的重要任务。

细细数来,他参建的长江大跨越工程已经多达7个……

山顶搭帐篷 索道运食物 他坚持两个月没有下山

2011年开工建设的±800千伏锦苏线川云4标段,被称为安徽送变电承接的最难的一个工程。

该标段全线位于四川大凉山之中,山高谷深、层峦叠嶂,横断山脉纵横千里,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汹涌奔流,处处都是天险。

艰巨的任务又一次落到韩仲瑞的肩上,他带领着施工班组走进了大凉山。

由他们负责施工的63~70号塔位全部位于海拔2700米以上的无人区。

这里一个月之中有28天是大雾天气,常年冰雪不化,年平均气温在零下8摄氏度左右。

山间天气阴晴不定,有时大雾弥漫、大雨滂沱,转瞬之间又是烈日当头、焦金烁石,可谓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

考验他们的不仅是天气,还有艰险的道路。每次上下山都需要耗费一天时间。

为了抓紧施工,韩仲瑞不顾环境的恶劣,毅然和同事们在山顶搭了7个棉帐篷。

他们靠着索道运输食物、水和日用品,硬生生坚持了两个月没有下山。

由于水汽过重,大家的衣服、被子和帐篷都潮得可以拧出水来。再加上气温过低,穿在身上、睡在身下都是刺骨的寒冷。

受大雾影响,施工现场能见度极差,导线展放后的弧垂观测十分困难,许多时候只能依赖直觉判断弧垂的准确度。

韩仲瑞动起了脑筋。

连续多日,他在现场反复试验各种观测方法的可行性,积极同项目部技术人员商讨新工艺、新方法,改进了拉力传感器观测弧垂的方法。

最终,韩仲瑞和同事们历经千难万阻,提前40天实现了全线贯通。

一路走来,尽管有太多坎坷和荆棘,但为了远处的万家灯火,韩仲瑞和无数送变电人一样,栉风沐雨、无怨无悔。

      关键词:,


重庆快乐十分 重庆时时彩 陕西快乐十分 新疆时时彩 9号彩票网 新疆喜乐彩 幸运飞艇官网 9号彩票官网 9号彩票官网 贵州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