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走线查隐患

三月的重庆,春暖花开。绵延不断的白云山上,±800千伏复奉线铁塔高高耸立,闪亮的银线连起一基基铁塔。

“今天的工作是对665~670号塔登塔走线,检查缺陷和隐患……”3月20日上午,在±800千伏复奉线670号塔下,工作负责人黄亿锐手持工作票,大声向工作班成员交代工作内容和安全注意事项。

3月14~29日,根据上级安排,重庆电力检修公司对停电检修的±800千伏复奉线重庆段378至930号段,开展重要耐张段走线检查,更换部分绝缘子,检测绝缘子零值,并消除杆塔本体、导地线、金具等常规性缺陷。

“这基塔呼称高起码有80多米,我先上。”身高1.6米左右的郑东主动请缨。穿戴好保险带和防护设施后,他深吸了几口气,顺着铁塔双腿交替,手脚并用,灵活地往上爬。

“呼称高80米是什么概念?就是铁塔最下层横担到地面的垂直距离,按照一般的建筑楼层高4米计算,得有20层楼高。”黄亿锐用手比划着。

不一会,郑东就爬到了塔顶:“班长,挂点没有问题,我申请下线。”“可以下线。慢一点,注意安全!”黄亿锐答复。郑东将安全带、护绳、大挂钩依次系挂在绝缘子上。黄亿锐说,塔型不同,攀爬方式也不同。从耐张塔下绝缘子时,需横向攀爬,身体成拱桥型,每走一步都要移动安全带、护绳。同时,耐张塔绝缘子是三串横向排列,间隙大,排列窄,对体力要求很高。而直线塔的绝缘子呈V形连接在导线上,需从“V”字内侧从上往下攀爬。受风力影响,绝缘子受力后会轻微晃动,走线人员需要高度集中,防止踏空。

“嗖嗖嗖”几下,郑东顺着绝缘子进入导线,开始走线。随后上塔的康胜华由于精神高度集中,脸上挂满了汗珠。

“高空走线既是体力活又是技术活,看似简单,实则辛苦。每一步都要脚踏稳,手抓牢,防护到位,大意不得,速度也比在地上行走慢很多!”黄亿锐说。

郑东和康胜华一前一后行走在六分裂导线上,左手在上,右手在下,安全带系在最上方一根导线,保护绳围绕六根导线一周,系挂在腰间随之向前移动。两人睁大双眼,仔细检查导线有无损伤、断股等缺陷和隐患。

“海拔1400米,对地距离约500米……”康胜华从包里拿出纸、笔、相机,做好记录,并拍摄巡视照片。在他们脚下,两座山头间的山谷距导线约500米,从上面看下去,树木都变得模糊不清。若是平常人看一眼就会晕眩,可每天行走在高空的郑东、康胜华早已习以为常。他们稳稳地向669号塔前进。

“班长,下午得给我换双手套哟,都磨烂了。”走线间隙,康胜华站在铁塔上一边喝水一边用对讲机报告。他摊开双手,白手套早已变黑,上面的洞比蚕豆还大。“要得,手套准备好了,马上送过来。”黄亿锐向他们挥手。

由于复奉线电压等级高,停电巡视、检修安排较紧凑,每位走线队员每天需要在导线上行走约3~5千米,耗时约4个小时,体力消耗巨大。在走线中途,他们要休息一段时间,吃些干粮喝点水,恢复体力。

已近中午,康胜华和郑东仍在走线,阳光洒在银色导线上、茫茫山谷间。

关键词: 重庆电网

主办单位: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  网站运营:北京中电创智科技新疆喜乐彩    国网信通亿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销售热线:400-007-1585
项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传真:010-58689040 投稿邮箱:yaoguisheng@renalara.com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140522号 京ICP备14013100号 京公安备11010602010147号

高空走线查隐患

作者:游绍斌 牟伟  发布时间:2019-03-26   来源:电力网

三月的重庆,春暖花开。绵延不断的白云山上,±800千伏复奉线铁塔高高耸立,闪亮的银线连起一基基铁塔。

“今天的工作是对665~670号塔登塔走线,检查缺陷和隐患……”3月20日上午,在±800千伏复奉线670号塔下,工作负责人黄亿锐手持工作票,大声向工作班成员交代工作内容和安全注意事项。

3月14~29日,根据上级安排,重庆电力检修公司对停电检修的±800千伏复奉线重庆段378至930号段,开展重要耐张段走线检查,更换部分绝缘子,检测绝缘子零值,并消除杆塔本体、导地线、金具等常规性缺陷。

“这基塔呼称高起码有80多米,我先上。”身高1.6米左右的郑东主动请缨。穿戴好保险带和防护设施后,他深吸了几口气,顺着铁塔双腿交替,手脚并用,灵活地往上爬。

“呼称高80米是什么概念?就是铁塔最下层横担到地面的垂直距离,按照一般的建筑楼层高4米计算,得有20层楼高。”黄亿锐用手比划着。

不一会,郑东就爬到了塔顶:“班长,挂点没有问题,我申请下线。”“可以下线。慢一点,注意安全!”黄亿锐答复。郑东将安全带、护绳、大挂钩依次系挂在绝缘子上。黄亿锐说,塔型不同,攀爬方式也不同。从耐张塔下绝缘子时,需横向攀爬,身体成拱桥型,每走一步都要移动安全带、护绳。同时,耐张塔绝缘子是三串横向排列,间隙大,排列窄,对体力要求很高。而直线塔的绝缘子呈V形连接在导线上,需从“V”字内侧从上往下攀爬。受风力影响,绝缘子受力后会轻微晃动,走线人员需要高度集中,防止踏空。

“嗖嗖嗖”几下,郑东顺着绝缘子进入导线,开始走线。随后上塔的康胜华由于精神高度集中,脸上挂满了汗珠。

“高空走线既是体力活又是技术活,看似简单,实则辛苦。每一步都要脚踏稳,手抓牢,防护到位,大意不得,速度也比在地上行走慢很多!”黄亿锐说。

郑东和康胜华一前一后行走在六分裂导线上,左手在上,右手在下,安全带系在最上方一根导线,保护绳围绕六根导线一周,系挂在腰间随之向前移动。两人睁大双眼,仔细检查导线有无损伤、断股等缺陷和隐患。

“海拔1400米,对地距离约500米……”康胜华从包里拿出纸、笔、相机,做好记录,并拍摄巡视照片。在他们脚下,两座山头间的山谷距导线约500米,从上面看下去,树木都变得模糊不清。若是平常人看一眼就会晕眩,可每天行走在高空的郑东、康胜华早已习以为常。他们稳稳地向669号塔前进。

“班长,下午得给我换双手套哟,都磨烂了。”走线间隙,康胜华站在铁塔上一边喝水一边用对讲机报告。他摊开双手,白手套早已变黑,上面的洞比蚕豆还大。“要得,手套准备好了,马上送过来。”黄亿锐向他们挥手。

由于复奉线电压等级高,停电巡视、检修安排较紧凑,每位走线队员每天需要在导线上行走约3~5千米,耗时约4个小时,体力消耗巨大。在走线中途,他们要休息一段时间,吃些干粮喝点水,恢复体力。

已近中午,康胜华和郑东仍在走线,阳光洒在银色导线上、茫茫山谷间。

      关键词:,


青海快3 四川快乐12 9号彩票 幸运飞艇官网 甘肃快3 陕西11选5 四川快乐12 广西快乐十分 幸运飞艇官网 广西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