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

那天,从薄薄的晨雾中走来,象极了我当时的心情,懒散的,模糊的,有点不真实,可我还是一味的在清爽的晨雾里穿行,不用借助任何的参考物,一切那么真实的出现在大脑之中,是那样的轻车熟路,没有走错一步,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停下了前行的脚步,努力的向晨雾之外望过去,这时,晚起的阳光也应和时宜的照射下来,告诉围绕着我的晨雾,——终于散了开去,在一缕一缕的金色里,一切也变的明朗起来。

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一处红墙之外,眼前是一棵低垂而茂密的柳树,应该是许多棵,因为,它们从我的眼前向着远处排列整齐的很远很远。柳树真的很茂密,灰青的枝条上挂满着细眉般的绿叶,压的很弯,最低处已经可以接触地面。几枝新发的嫩桠在早间轻风的挑逗下,顽皮的拂着我的头发,把干净的露珠传递到我的发间。就这样的,在红墙绿树的映衬下走着,手扶着灰瓦做檐的笔直红墙,数过了一棵又一棵的垂柳,在大约是第五,或是第六棵柳树的地方,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角门。想着前面不远处一定有着一所高大的宅院吧,脚步却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

角门是那一种有着江南味道的,象极了夜晚升起的满月,头顶处装饰着精致的动物浮雕,应该是古时代表祥瑞的甪端一类的动物吧。小小的角门两边考究的立着一对小小的石头狮子,做工十分的细致讲究,就连右边母狮脚下的小狮吐露出来的小舌头也看的清清楚楚,让人不禁佩服起刻狮匠的浑厚功底,也不由的对这户人家暗自揣摩起来。

思想间,我的脚已经踏进了角门,迎面而来的是一处小小影壁墙,用手摸来应该是汉白玉料的,只是时间有些久远,仔细辨认,才发现是一幅吉祥的喜鹊登梅的图画,采用的是阳雕的工艺,有着喜上眉梢的寓意,想到这儿,不由的会意的笑了。从影壁的右手转了过去。眼前一亮,又是一番精致美色。——是一处花园,虽然也是小小的样子,可曲径通幽,典雅深邃,同样让人心动。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青红相驳的竹墙,应该是传说中的湘妃竹吧,这样想着,手在斑斑的红泪竹节上轻抚着。入手处是那么样的细微,一片片燕尾似的竹叶在风中沙沙作响,似极了书中多情的女子,在吐诉衷肠,只是,不知她的意中人能否可以听懂她的那些千年的缠绵。

绕过脚边的才破土的嫩芽竹笋,目光比刚才开阔了一些,不大的园落,在刚刚转过的竹墙处,紧挨着是一个人工垒叠的假山,如不是连接处的填充泥料,很难看出是人工搭砌成的,它是那么的合情合礼,细致入微,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又少,那么美妙的立在了我的眼前,感触着它的灵动,那一刀一斧,一放一连,无处不体现出石匠的良苦用心,不由心底哑然。

透过假山上的石缝,一缕和煦的阳光斜着把温暖撒播在那片塘池里面。是一片小小的塘池,那么理所当然的生长在假山圈成的怀抱里,小小的,几步就可以围过,塘池里不显一丝风浪,青绿色的静水里静静的躺着三两片更青绿的荷叶,不时的一只红色的锦鲤鱼从水底露出嘴来,翻了一个身儿,打碎了这片静静的青绿,也搅动了这份宁静,水面上立着的那朵白莲也伴着水面荡开的涟洇,摆动着轻盈的身姿,让这幅美景生动了起来。
   塘边的一抹红色,几次悄悄的闯入我的眼角,顺着那蓦然出现的红色,望过去,几株已然开花的美人蕉在相互争抢着各自的红,在拂面而至的清风里,努力的表演着各自婀娜的曲线,或向上,又或向左右的摇动曼妙的舞态,把一丝丝泌人心脾的芬芳吐洒在我的面前,又偷偷钻入我的鼻翕,深深的吸一口气,心平气和的把自己沉沦在这处祥和舒缓之中。

许久,在我心定神闲,品味着嗅觉里那美好花香的时候,一阵青脆的丝竹声,打开了我微闭的眼帘,坚起耳朵,寻着足可乱心的曲声,踌躇而去。随目而过的景色,不知怎么的变的暗了下来,抬眼望去,刚才清晰的艳阳,害羞的收起明媚的光芒,躲藏到了突袭而至的乌云后面,好象也被这幽谷一样的丝竹声比将下去。“要下雨了吧”。想着的时候,身形已经站在一处回廊之中,一滴,一滴,天空象被这丝竹声感动一般,抽泣起来,转眼之间,大雨如注,终于天地间在这天籁绕梁的丝竹幻妙声中都湿润了起来。
   回廊里,不知何时点上了几盏红色的灯笼,在飘曳的烛光中,回廊的面貌呈现出来,不宽的样子,两边有着窄窄的条形石椅依廊而建,我一边感激着主人的细致用心,一边轻轻的在石桥坐下,向回廊深处望去,远处,回廊转了一个弯,拐到不知何处的黑暗中去,大红灯笼也到此为止了。

这时,曼妙的丝竹声陡然停了下来,四处一片寂静,只有雨声,天色更暗,影影绰绰的,大致可以看到刚才过来的花园里的样子,影壁已经在远处失去了模样,那排湘竹也看的不太清,耳朵仿佛可以听到她们哭泣的声音,却也在沉重的乌云雨幕里越去越远,塘池里不再有红色的锦鲤鱼吐着泡,它们应该都躲在那些打着卷的荷叶下了吧。青绿的池水里,几片落入的白色莲花瓣在拼命打着卷儿,翻了个身子终于沉入了塘底。一声乍响的惊雷,割破厚厚的云层,毫不防备的刺入我的耳膜。那朵秃秃的败莲挣扎的摆着身子,躲着奇袭而来的雨点,单独的一支显的那么的无助。近处,一颗接着一颗的雨滴,接成了一条条密集的雨线,穿过天地之间,重重的砸在眼前土黄色的泥地上,一个坑又一个坑,马上又被接踵而来的雨水填满,泛起了一窝一窝深不可测的水洼,干净的青石铺成的小径也淹没在浑浊的雨水之中。那些可爱的美人蕉啊,无奈的收起了它们的红,紧紧的包囊着身子,全部挨在一起,瑟瑟地在风雨打着颤,几张没来及收起的蕉叶,哭丧着脸,拖着受伤的粗大身躯,暴露在这骤然而至的淫雨中,任凭着这铺天盖地的恣意蹂躏……
   看着这一切,我的眼睛也象被这恣孽的雨水侵蚀了一般——两行赤热的清泪,随着面颊汇入冰冷的狂风暴雨之中。忘记来到这里的初衷,心里开始急燥不安起来。就在这时,那一阵阵丝竹曲声,再一次奏响起来,却不似刚才的曲转悠长,而是急切的,破空一样,好像要与这狂风骤雨斗争一般,穿透过厚厚包围的雨墙,涌进我的耳朵,注入我那被雨水打湿的心中。我屏息静听,心绪慢慢静了下来,感觉周围的一切被整理的有了规律,井井有条的:花园里的景色,突然而至的急风暴雨,若即若离的丝竹声,和误入这个天地小小的我。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顺理成章的。不知不觉间,在这小小花园回廊的冰冷石椅上,在这足可乱耳的骤雨和丝竹声里,在大红灯笼温暖的包围中,我陷入了深深的睡梦中……

不知何时,应该过了很久,雨,慢慢,停了。在午后的阳光中,我募然惊醒,还没缓过神形看清眼前的景色,那悠扬丝竹曲声就在耳边越发的清晰起来,“难道这曲声在雨中就一直没有停过?”我不禁鄂然,细细听来,早已没有了刚才雨中的骤急顿挫,只有平和,平和的让人感觉自卑,难以自持。
   细密的阳光也摆脱乌云的束缚,再一次的从头顶撒下光辉,把那最后几滴迟落、顽皮的雨珠,困在竹节处、蕉叶上,浮荷中,象晶莹剔透的珍珠,游戏其间,近处地面上的水窝也不见踪影,消失的那么快,象是从没有出现一般,迅速沁入土中,只留下一片潮色,湿润着我的心田。池塘中的红锦鲤也不失时机的打破这份宁静,两只一起的钻露水面,其中一只居然跃出池水,打了两个滚儿,翻在大大的荷叶上,挣扎一下,才跌入池中。我仍然静静的坐在回廊的石椅上,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只是数着廊檐处的雨落.时长时短的从眼前滑过,滋润着檐下雨后吐蕊的黄色小花,那一定是雨后才破土的,从花边新鲜的潮土就可以分辨出来,嫩嫩的绿色叶茎在雨水的鼓励下,终于顶开头上压抑的陈土,破尘而出,展示生命中最绚丽的辉煌。散播着最纯朴的芬芳。我深深的感谢着,让我经历了生命中最纯洁的好雨时光。

空灵幽静的丝竹声再一次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一声一声,珠玑敲盘一般从回廊转角的黑暗处流淌过来的,回廊里灯笼红烛不知何时已经熄灭,就是在那一片黑暗中,曲声把这份幽静的黑暗也传递到我的周边,时而低谷回扬,时而高山流水,时而抑扬骤至,时而平缓宁和,一声声,一句句跌落在木梯踏步之上,回绕在眉窦心梢之间。

恍惚记的,急雨将至,踏入回廊之时,在假山正对的西南角有一座小小的珠楼,一栏红瓦白墙将其与花园的空间灵巧分隔开来,可那小小的珠楼与这小小的花园还是那么的浑然天成,自为一体。笑着,原谅自己的唐突和大意,“回廊那一头黑暗中的木梯踏步一定是珠楼与花园的通道吧,天籁般的丝竹曲声也一定是从小小的珠楼里弹奏出来的吧,可我却冒犯的阻隔在这美好的曲声中间,霸占着这通向花园的唯一通道。”这样想着,身子缓缓的立了起来,没有向前,而是向后,不敢有一丝一毫的亵渎,一步一步的退出了回廊。

又站到花园之中,举目望去,那是一座二层的珠楼,白粉刷砌的墙面从小楼一直延伸到那一栏红瓦白墙处,小楼也有同样红瓦飞檐,只是那微微翘起的楼角飞檐处,悬落着一串小小青铜风铃,在雨后轻风的撩动下,发出浑重,清脆的声音,伴奏着悦耳的丝竹,感觉触及所处全是一片和谐,奇妙的梵音,正在一遍一遍洗涤我这人世间的肉骨凡心。

珠楼的二层有着二扇大大的檀木镂空的窗台,和红瓦白墙上的那二个小小的透光花棂相映成趣。一帘珍珠串成的珠挂,随意的卷着,依靠在半开的檀木窗台边。曲声就是从那里跌落下来,终于知道了这丝竹声的出处,可看到的只是这些,和一盆窗台上开放的娇艳浴滴的海棠花。幻想着,珠楼主人的样子:是情窦初露,独占闺楼的怀春少女,抑或是翩翩有情,侠骨有义的亮节公子,可是这些都是从曲声中听不出来的。

耳边只有这流动的丝竹声中,时而激荡高昴,时而戛然而止,时而平静舒缓,时而冲破九霄,有着让人窒息的平和,有着让人沉陷的淡定,有着兵戈相见的激战,有着风花雪月的自然,有着一切使然的放纵,有着放下屠刀的偈语,有着黄昏暮年的苍桑,有着回归婴孩的童真,有着潮起花落的纯粹,有着制山造海的久远……

暮霭沈沈,已近黄昏,那一道斜阳慵懒的打在我的身上,让我也懒懒的,花园的景色也渐渐变的模糊,我身在其中,却恍惚的不知身在何处,天又暗了许多,一轮圆月,也不失时机的爬上了小楼的楼角飞檐之上,月色在我浮动的思绪中,伴随着那不曾停歇的丝竹曲声静静的蔓延开来,小楼里满溢的烛光,挑开了摇动的珠帘,泻落在花园里,和着月色把小小的花园整理的井井有条,美轮美奂。

就在这样的夤月难眠之夜,我也知趣的,静悄悄的退到了影壁之前,隐出了角门之外。

关键词: 徐州华润电力

主办单位: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  网站运营:北京中电创智科技新疆喜乐彩    国网信通亿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销售热线:400-007-1585
项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传真:010-58689040 投稿邮箱:yaoguisheng@renalara.com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140522号 京ICP备14013100号 京公安备11010602010147号

误入

作者:张刚  发布时间:2019-03-28   来源:电力网

那天,从薄薄的晨雾中走来,象极了我当时的心情,懒散的,模糊的,有点不真实,可我还是一味的在清爽的晨雾里穿行,不用借助任何的参考物,一切那么真实的出现在大脑之中,是那样的轻车熟路,没有走错一步,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停下了前行的脚步,努力的向晨雾之外望过去,这时,晚起的阳光也应和时宜的照射下来,告诉围绕着我的晨雾,——终于散了开去,在一缕一缕的金色里,一切也变的明朗起来。

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一处红墙之外,眼前是一棵低垂而茂密的柳树,应该是许多棵,因为,它们从我的眼前向着远处排列整齐的很远很远。柳树真的很茂密,灰青的枝条上挂满着细眉般的绿叶,压的很弯,最低处已经可以接触地面。几枝新发的嫩桠在早间轻风的挑逗下,顽皮的拂着我的头发,把干净的露珠传递到我的发间。就这样的,在红墙绿树的映衬下走着,手扶着灰瓦做檐的笔直红墙,数过了一棵又一棵的垂柳,在大约是第五,或是第六棵柳树的地方,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角门。想着前面不远处一定有着一所高大的宅院吧,脚步却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

角门是那一种有着江南味道的,象极了夜晚升起的满月,头顶处装饰着精致的动物浮雕,应该是古时代表祥瑞的甪端一类的动物吧。小小的角门两边考究的立着一对小小的石头狮子,做工十分的细致讲究,就连右边母狮脚下的小狮吐露出来的小舌头也看的清清楚楚,让人不禁佩服起刻狮匠的浑厚功底,也不由的对这户人家暗自揣摩起来。

思想间,我的脚已经踏进了角门,迎面而来的是一处小小影壁墙,用手摸来应该是汉白玉料的,只是时间有些久远,仔细辨认,才发现是一幅吉祥的喜鹊登梅的图画,采用的是阳雕的工艺,有着喜上眉梢的寓意,想到这儿,不由的会意的笑了。从影壁的右手转了过去。眼前一亮,又是一番精致美色。——是一处花园,虽然也是小小的样子,可曲径通幽,典雅深邃,同样让人心动。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青红相驳的竹墙,应该是传说中的湘妃竹吧,这样想着,手在斑斑的红泪竹节上轻抚着。入手处是那么样的细微,一片片燕尾似的竹叶在风中沙沙作响,似极了书中多情的女子,在吐诉衷肠,只是,不知她的意中人能否可以听懂她的那些千年的缠绵。

绕过脚边的才破土的嫩芽竹笋,目光比刚才开阔了一些,不大的园落,在刚刚转过的竹墙处,紧挨着是一个人工垒叠的假山,如不是连接处的填充泥料,很难看出是人工搭砌成的,它是那么的合情合礼,细致入微,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又少,那么美妙的立在了我的眼前,感触着它的灵动,那一刀一斧,一放一连,无处不体现出石匠的良苦用心,不由心底哑然。

透过假山上的石缝,一缕和煦的阳光斜着把温暖撒播在那片塘池里面。是一片小小的塘池,那么理所当然的生长在假山圈成的怀抱里,小小的,几步就可以围过,塘池里不显一丝风浪,青绿色的静水里静静的躺着三两片更青绿的荷叶,不时的一只红色的锦鲤鱼从水底露出嘴来,翻了一个身儿,打碎了这片静静的青绿,也搅动了这份宁静,水面上立着的那朵白莲也伴着水面荡开的涟洇,摆动着轻盈的身姿,让这幅美景生动了起来。
   塘边的一抹红色,几次悄悄的闯入我的眼角,顺着那蓦然出现的红色,望过去,几株已然开花的美人蕉在相互争抢着各自的红,在拂面而至的清风里,努力的表演着各自婀娜的曲线,或向上,又或向左右的摇动曼妙的舞态,把一丝丝泌人心脾的芬芳吐洒在我的面前,又偷偷钻入我的鼻翕,深深的吸一口气,心平气和的把自己沉沦在这处祥和舒缓之中。

许久,在我心定神闲,品味着嗅觉里那美好花香的时候,一阵青脆的丝竹声,打开了我微闭的眼帘,坚起耳朵,寻着足可乱心的曲声,踌躇而去。随目而过的景色,不知怎么的变的暗了下来,抬眼望去,刚才清晰的艳阳,害羞的收起明媚的光芒,躲藏到了突袭而至的乌云后面,好象也被这幽谷一样的丝竹声比将下去。“要下雨了吧”。想着的时候,身形已经站在一处回廊之中,一滴,一滴,天空象被这丝竹声感动一般,抽泣起来,转眼之间,大雨如注,终于天地间在这天籁绕梁的丝竹幻妙声中都湿润了起来。
   回廊里,不知何时点上了几盏红色的灯笼,在飘曳的烛光中,回廊的面貌呈现出来,不宽的样子,两边有着窄窄的条形石椅依廊而建,我一边感激着主人的细致用心,一边轻轻的在石桥坐下,向回廊深处望去,远处,回廊转了一个弯,拐到不知何处的黑暗中去,大红灯笼也到此为止了。

这时,曼妙的丝竹声陡然停了下来,四处一片寂静,只有雨声,天色更暗,影影绰绰的,大致可以看到刚才过来的花园里的样子,影壁已经在远处失去了模样,那排湘竹也看的不太清,耳朵仿佛可以听到她们哭泣的声音,却也在沉重的乌云雨幕里越去越远,塘池里不再有红色的锦鲤鱼吐着泡,它们应该都躲在那些打着卷的荷叶下了吧。青绿的池水里,几片落入的白色莲花瓣在拼命打着卷儿,翻了个身子终于沉入了塘底。一声乍响的惊雷,割破厚厚的云层,毫不防备的刺入我的耳膜。那朵秃秃的败莲挣扎的摆着身子,躲着奇袭而来的雨点,单独的一支显的那么的无助。近处,一颗接着一颗的雨滴,接成了一条条密集的雨线,穿过天地之间,重重的砸在眼前土黄色的泥地上,一个坑又一个坑,马上又被接踵而来的雨水填满,泛起了一窝一窝深不可测的水洼,干净的青石铺成的小径也淹没在浑浊的雨水之中。那些可爱的美人蕉啊,无奈的收起了它们的红,紧紧的包囊着身子,全部挨在一起,瑟瑟地在风雨打着颤,几张没来及收起的蕉叶,哭丧着脸,拖着受伤的粗大身躯,暴露在这骤然而至的淫雨中,任凭着这铺天盖地的恣意蹂躏……
   看着这一切,我的眼睛也象被这恣孽的雨水侵蚀了一般——两行赤热的清泪,随着面颊汇入冰冷的狂风暴雨之中。忘记来到这里的初衷,心里开始急燥不安起来。就在这时,那一阵阵丝竹曲声,再一次奏响起来,却不似刚才的曲转悠长,而是急切的,破空一样,好像要与这狂风骤雨斗争一般,穿透过厚厚包围的雨墙,涌进我的耳朵,注入我那被雨水打湿的心中。我屏息静听,心绪慢慢静了下来,感觉周围的一切被整理的有了规律,井井有条的:花园里的景色,突然而至的急风暴雨,若即若离的丝竹声,和误入这个天地小小的我。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顺理成章的。不知不觉间,在这小小花园回廊的冰冷石椅上,在这足可乱耳的骤雨和丝竹声里,在大红灯笼温暖的包围中,我陷入了深深的睡梦中……

不知何时,应该过了很久,雨,慢慢,停了。在午后的阳光中,我募然惊醒,还没缓过神形看清眼前的景色,那悠扬丝竹曲声就在耳边越发的清晰起来,“难道这曲声在雨中就一直没有停过?”我不禁鄂然,细细听来,早已没有了刚才雨中的骤急顿挫,只有平和,平和的让人感觉自卑,难以自持。
   细密的阳光也摆脱乌云的束缚,再一次的从头顶撒下光辉,把那最后几滴迟落、顽皮的雨珠,困在竹节处、蕉叶上,浮荷中,象晶莹剔透的珍珠,游戏其间,近处地面上的水窝也不见踪影,消失的那么快,象是从没有出现一般,迅速沁入土中,只留下一片潮色,湿润着我的心田。池塘中的红锦鲤也不失时机的打破这份宁静,两只一起的钻露水面,其中一只居然跃出池水,打了两个滚儿,翻在大大的荷叶上,挣扎一下,才跌入池中。我仍然静静的坐在回廊的石椅上,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只是数着廊檐处的雨落.时长时短的从眼前滑过,滋润着檐下雨后吐蕊的黄色小花,那一定是雨后才破土的,从花边新鲜的潮土就可以分辨出来,嫩嫩的绿色叶茎在雨水的鼓励下,终于顶开头上压抑的陈土,破尘而出,展示生命中最绚丽的辉煌。散播着最纯朴的芬芳。我深深的感谢着,让我经历了生命中最纯洁的好雨时光。

空灵幽静的丝竹声再一次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一声一声,珠玑敲盘一般从回廊转角的黑暗处流淌过来的,回廊里灯笼红烛不知何时已经熄灭,就是在那一片黑暗中,曲声把这份幽静的黑暗也传递到我的周边,时而低谷回扬,时而高山流水,时而抑扬骤至,时而平缓宁和,一声声,一句句跌落在木梯踏步之上,回绕在眉窦心梢之间。

恍惚记的,急雨将至,踏入回廊之时,在假山正对的西南角有一座小小的珠楼,一栏红瓦白墙将其与花园的空间灵巧分隔开来,可那小小的珠楼与这小小的花园还是那么的浑然天成,自为一体。笑着,原谅自己的唐突和大意,“回廊那一头黑暗中的木梯踏步一定是珠楼与花园的通道吧,天籁般的丝竹曲声也一定是从小小的珠楼里弹奏出来的吧,可我却冒犯的阻隔在这美好的曲声中间,霸占着这通向花园的唯一通道。”这样想着,身子缓缓的立了起来,没有向前,而是向后,不敢有一丝一毫的亵渎,一步一步的退出了回廊。

又站到花园之中,举目望去,那是一座二层的珠楼,白粉刷砌的墙面从小楼一直延伸到那一栏红瓦白墙处,小楼也有同样红瓦飞檐,只是那微微翘起的楼角飞檐处,悬落着一串小小青铜风铃,在雨后轻风的撩动下,发出浑重,清脆的声音,伴奏着悦耳的丝竹,感觉触及所处全是一片和谐,奇妙的梵音,正在一遍一遍洗涤我这人世间的肉骨凡心。

珠楼的二层有着二扇大大的檀木镂空的窗台,和红瓦白墙上的那二个小小的透光花棂相映成趣。一帘珍珠串成的珠挂,随意的卷着,依靠在半开的檀木窗台边。曲声就是从那里跌落下来,终于知道了这丝竹声的出处,可看到的只是这些,和一盆窗台上开放的娇艳浴滴的海棠花。幻想着,珠楼主人的样子:是情窦初露,独占闺楼的怀春少女,抑或是翩翩有情,侠骨有义的亮节公子,可是这些都是从曲声中听不出来的。

耳边只有这流动的丝竹声中,时而激荡高昴,时而戛然而止,时而平静舒缓,时而冲破九霄,有着让人窒息的平和,有着让人沉陷的淡定,有着兵戈相见的激战,有着风花雪月的自然,有着一切使然的放纵,有着放下屠刀的偈语,有着黄昏暮年的苍桑,有着回归婴孩的童真,有着潮起花落的纯粹,有着制山造海的久远……

暮霭沈沈,已近黄昏,那一道斜阳慵懒的打在我的身上,让我也懒懒的,花园的景色也渐渐变的模糊,我身在其中,却恍惚的不知身在何处,天又暗了许多,一轮圆月,也不失时机的爬上了小楼的楼角飞檐之上,月色在我浮动的思绪中,伴随着那不曾停歇的丝竹曲声静静的蔓延开来,小楼里满溢的烛光,挑开了摇动的珠帘,泻落在花园里,和着月色把小小的花园整理的井井有条,美轮美奂。

就在这样的夤月难眠之夜,我也知趣的,静悄悄的退到了影壁之前,隐出了角门之外。

      关键词:,


青海快3官网 甘肃快3 贵州快3 青海快3官网 9号彩票官网 幸运飞艇 重庆快乐十分 贵州快3 甘肃快3 甘肃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