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市场化改革如何渡过深水区?

  电力市场建设已迈入深水区,这是业界对2019年的普遍判断。

  在近日举办的第三届“东南电力经济论坛”之“电力现货市场风险管理”专题研讨会上,无论是市场设计还是政策监管,都已不再围绕国外经验泛泛而谈,开始定向聚焦国内一触即发的现货市场正在面对哪些困难,即将面临哪些风险,以及应当如何处理现有国情体制与现代电力市场的关系展开讨论,不乏针锋相对。

  如何考虑中国国情?

  原国家能源局法改司相关负责人指出,我国总体上市场经济发展时间并不长,特别是电力领域计划机制时间最长,计划分配电量、政府制定价格、电力统购统销现在依然存在,可以说电力是“计划经济在中国的最后几个堡垒之一”。因此,应充分认识当前推进电力现货市场的复杂性、困难性和艰巨性。

  “市场设计一定要接地气,要考虑中国的国情,宏观把握上一定要有我们国家企业的特色。”当前发电集团承担的社会责任较多,且由于历史原因,每台机组的建设成本不一样,过去按照成本定价,现在进入市场,政策设计和改革推进上,要保持发电企业利益基本稳定和职工队伍稳定。

  此外,要坚持市场的统一性原则,尊重各地的差异化探索。

  “不搞一刀切,成熟一个,启动一个。”上述业内人士说。

  国家能源局南方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认为,中国电力市场有自己的特色,可以学习国外的先进技术,但不能照搬国外经验。他还表示,电改是为了实现社会福利最大化,但不能一拥而上,不应该搞大跃进,适合搞省内市场的搞省内市场,适合搞区域市场的搞区域市场。

  上海电力学院教授谢敬东也谈到,中国特色的电力市场体现在国有企业需面临的考核目标更加“全面”,并非单纯追求利益最大化,这会影响其报价策略。

  目前国内电力市场监管面临依据不充分、力量不足、技术缺乏、体系尚未建立等问题。谢敬东举例说:“在国外,罚款是很常见且相对有效的监管手段,但以过去数年中国的经历看,效果并不明显。那什么样的监管手段更为合理呢?”除了市场结构等方面需考虑中国特色以外,市场监管体系也需重新思考、设计。

  中国电力科学院研究院相关负责人则从电力市场运营系统建设的角度提出,应将市场与政府宏观调控分开:“政府的宏观调控政策应体现在自由竞争之外,一定不要体现在价格出清软件里。”

  中国能源研究会电力改革发展30人论坛成员代表谈到市场设计包含计划元素的可能风险,指出经济机制要服从经济规律。不应按照不同类型和电力消纳范围将发电企业分为“三六九等”,也不应采用现货市场分段、给予低价格等综合方式实现“调控目的”。

  如何解决现实问题?

  作为首个进入试运行阶段的现货试点,南方(以广东起步)电力现货市场正在面对系统阻塞中长期交割,燃气、燃煤机组同台竞争等现实问题。

  清华大学电机系教授夏清指出,广东市场做得最好的一件事是对所有中长期合同电量进行了重构,将其分解为交割曲线,这样中长期到现货进行交割时才能保证公平、公正。

  但与此同时,在没有金融输电权市场的情况下,将节点电价用于结算,遭遇线路阻塞时,中长期合同无法交割,存在谁来承担补偿的问题,这在广东市场已经显现出来。

  夏清提出,新的竞价机制正在浮现。

  市场出清价格与边际机组报价直接相关,边际机组有意抬高报价,从而带动所有机组生产者剩余提升,而如果采用基于市场价值分配的竞争机制,市场价格分配机制可以定义一台机组为其他机组的替代效益,通过其他机组报价衡量一台机组的真实价值,能够避免所有生产者剩余提高。

  国家能源局南方监管局相关负责人透露,面对不同成本类型机组,广东将通过在结算环节引入补贴系数来解决问题。

  广东拥有1000多万千瓦的燃气机组,其成本比燃煤机组要高出许多,两者同台竞争,很可能出现燃气机组无法收回成本,或推高整体市场价格的情况。

  上述业内人士解释说,广东曾考虑了多种解决方式,一种是进行财政补贴,另一种是给予基数电量补贴,还有是在市场交易合同中“切”出一块给燃气机组。但这几种方式都将引入人为因素,且不符合市场化改革方向。

  最终采用在结算环节引入补贴系数的方式,把燃气电厂虚拟为常规燃煤机组,两者在同一个水平进行竞争报价,由市场管理委员会提出补贴系数值,在结算环节引入系数,尽可能减少人为因素。

  “今后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进入市场或许也可借鉴这种方式。”

  此外,广东正在探索建设“1+N”监管体系,涉及“运营规则+风险防范、市场监管、宏观调控”等四方面内容。

  “市场监管体系一定是由政府相关主管部门、监管机构、市场主体、调度与交易机构等共同承担解决的,单独解决永远也做不好。”谢敬东说。

  如何看待市场启动时机?

  此前,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甘肃、山西电力现货市场试运行暨2019年省间年度交易开始仪式上表示,现货市场是一个完善的电力市场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推动现货市场建设、启动现货市场试运行,对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意义重大。

  他提出,除(首批)8个试点外,全国其他省区市场也要建设现货市场。

  中发9号文发布至今已近四年,国内、国际形势和经济社会发展迎来了诸多变化,电力供需价格趋势也与2015年时有所不同,在数个电力现货试点进入试运行阶段时,业界开始重新讨论市场启动的时机。

  谢敬东认为,当前启动现货市场存在一些“苛刻”问题,包括电力供应局部地区、部分时段趋紧,电煤价格仍在高位,新能源规模不断扩大导致常规燃煤机组利用小时数面临下降压力等,上网电价实际上存在上涨压力。

  华北电力大学电气与电子工程学院教授王鹏指出,现货市场建设的窗口期已然不多。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外部环境严峻复杂,现货市场能够使电价及时并合理反映用电成本、市场供求状况、资源稀缺程度和环境保护支出,但有待时日,而经济社会对能源电力的要求是降低成本,特别是大工业和一般工商业电价,这个要求时不我待。

  有与会者感叹,国内市场设计者承担着巨大的责任,大环境对市场的容忍度不高,对试错的容忍度更低,这就使得市场建设看起来相对“保守”。而电力现货市场与当前的电力直接交易不同,将意味着行政管控力降至最弱,各地方的推进决心经受考验。

关键词: 电力改革

主办单位: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  网站运营:北京中电创智科技新疆喜乐彩    国网信通亿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销售热线:400-007-1585
项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传真:010-58689040 投稿邮箱:yaoguisheng@renalara.com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140522号 京ICP备14013100号 京公安备11010602010147号

电力市场化改革如何渡过深水区?

发布时间:2019-01-25   来源:南方能源观察

  电力市场建设已迈入深水区,这是业界对2019年的普遍判断。

  在近日举办的第三届“东南电力经济论坛”之“电力现货市场风险管理”专题研讨会上,无论是市场设计还是政策监管,都已不再围绕国外经验泛泛而谈,开始定向聚焦国内一触即发的现货市场正在面对哪些困难,即将面临哪些风险,以及应当如何处理现有国情体制与现代电力市场的关系展开讨论,不乏针锋相对。

  如何考虑中国国情?

  原国家能源局法改司相关负责人指出,我国总体上市场经济发展时间并不长,特别是电力领域计划机制时间最长,计划分配电量、政府制定价格、电力统购统销现在依然存在,可以说电力是“计划经济在中国的最后几个堡垒之一”。因此,应充分认识当前推进电力现货市场的复杂性、困难性和艰巨性。

  “市场设计一定要接地气,要考虑中国的国情,宏观把握上一定要有我们国家企业的特色。”当前发电集团承担的社会责任较多,且由于历史原因,每台机组的建设成本不一样,过去按照成本定价,现在进入市场,政策设计和改革推进上,要保持发电企业利益基本稳定和职工队伍稳定。

  此外,要坚持市场的统一性原则,尊重各地的差异化探索。

  “不搞一刀切,成熟一个,启动一个。”上述业内人士说。

  国家能源局南方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认为,中国电力市场有自己的特色,可以学习国外的先进技术,但不能照搬国外经验。他还表示,电改是为了实现社会福利最大化,但不能一拥而上,不应该搞大跃进,适合搞省内市场的搞省内市场,适合搞区域市场的搞区域市场。

  上海电力学院教授谢敬东也谈到,中国特色的电力市场体现在国有企业需面临的考核目标更加“全面”,并非单纯追求利益最大化,这会影响其报价策略。

  目前国内电力市场监管面临依据不充分、力量不足、技术缺乏、体系尚未建立等问题。谢敬东举例说:“在国外,罚款是很常见且相对有效的监管手段,但以过去数年中国的经历看,效果并不明显。那什么样的监管手段更为合理呢?”除了市场结构等方面需考虑中国特色以外,市场监管体系也需重新思考、设计。

  中国电力科学院研究院相关负责人则从电力市场运营系统建设的角度提出,应将市场与政府宏观调控分开:“政府的宏观调控政策应体现在自由竞争之外,一定不要体现在价格出清软件里。”

  中国能源研究会电力改革发展30人论坛成员代表谈到市场设计包含计划元素的可能风险,指出经济机制要服从经济规律。不应按照不同类型和电力消纳范围将发电企业分为“三六九等”,也不应采用现货市场分段、给予低价格等综合方式实现“调控目的”。

  如何解决现实问题?

  作为首个进入试运行阶段的现货试点,南方(以广东起步)电力现货市场正在面对系统阻塞中长期交割,燃气、燃煤机组同台竞争等现实问题。

  清华大学电机系教授夏清指出,广东市场做得最好的一件事是对所有中长期合同电量进行了重构,将其分解为交割曲线,这样中长期到现货进行交割时才能保证公平、公正。

  但与此同时,在没有金融输电权市场的情况下,将节点电价用于结算,遭遇线路阻塞时,中长期合同无法交割,存在谁来承担补偿的问题,这在广东市场已经显现出来。

  夏清提出,新的竞价机制正在浮现。

  市场出清价格与边际机组报价直接相关,边际机组有意抬高报价,从而带动所有机组生产者剩余提升,而如果采用基于市场价值分配的竞争机制,市场价格分配机制可以定义一台机组为其他机组的替代效益,通过其他机组报价衡量一台机组的真实价值,能够避免所有生产者剩余提高。

  国家能源局南方监管局相关负责人透露,面对不同成本类型机组,广东将通过在结算环节引入补贴系数来解决问题。

  广东拥有1000多万千瓦的燃气机组,其成本比燃煤机组要高出许多,两者同台竞争,很可能出现燃气机组无法收回成本,或推高整体市场价格的情况。

  上述业内人士解释说,广东曾考虑了多种解决方式,一种是进行财政补贴,另一种是给予基数电量补贴,还有是在市场交易合同中“切”出一块给燃气机组。但这几种方式都将引入人为因素,且不符合市场化改革方向。

  最终采用在结算环节引入补贴系数的方式,把燃气电厂虚拟为常规燃煤机组,两者在同一个水平进行竞争报价,由市场管理委员会提出补贴系数值,在结算环节引入系数,尽可能减少人为因素。

  “今后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进入市场或许也可借鉴这种方式。”

  此外,广东正在探索建设“1+N”监管体系,涉及“运营规则+风险防范、市场监管、宏观调控”等四方面内容。

  “市场监管体系一定是由政府相关主管部门、监管机构、市场主体、调度与交易机构等共同承担解决的,单独解决永远也做不好。”谢敬东说。

  如何看待市场启动时机?

  此前,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甘肃、山西电力现货市场试运行暨2019年省间年度交易开始仪式上表示,现货市场是一个完善的电力市场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推动现货市场建设、启动现货市场试运行,对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意义重大。

  他提出,除(首批)8个试点外,全国其他省区市场也要建设现货市场。

  中发9号文发布至今已近四年,国内、国际形势和经济社会发展迎来了诸多变化,电力供需价格趋势也与2015年时有所不同,在数个电力现货试点进入试运行阶段时,业界开始重新讨论市场启动的时机。

  谢敬东认为,当前启动现货市场存在一些“苛刻”问题,包括电力供应局部地区、部分时段趋紧,电煤价格仍在高位,新能源规模不断扩大导致常规燃煤机组利用小时数面临下降压力等,上网电价实际上存在上涨压力。

  华北电力大学电气与电子工程学院教授王鹏指出,现货市场建设的窗口期已然不多。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外部环境严峻复杂,现货市场能够使电价及时并合理反映用电成本、市场供求状况、资源稀缺程度和环境保护支出,但有待时日,而经济社会对能源电力的要求是降低成本,特别是大工业和一般工商业电价,这个要求时不我待。

  有与会者感叹,国内市场设计者承担着巨大的责任,大环境对市场的容忍度不高,对试错的容忍度更低,这就使得市场建设看起来相对“保守”。而电力现货市场与当前的电力直接交易不同,将意味着行政管控力降至最弱,各地方的推进决心经受考验。

      关键词:,


重庆快乐十分 9号彩票网 9号彩票 新疆喜乐彩 陕西11选5 甘肃快3 新疆11选5 甘肃11选5 青海快3 青海快3